锐鹰图传见证,在校生入模史

儿子爱上无人机只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我们在马影湖拾到一只坠毁的无人机。儿子信心满满说要修好无人机,而且要让这个无人机性能更强。儿子的信心满满其实只是为了在我面前证明他颇费周折捡来的东西是有价值的。经过各种检测,发现无人机“大脑”坏死,修理就变得毫无意义。

爱好,确实是个疯狂的东西。儿子把存了多年的零花钱全取出来(我连哄带骗过好多次,想要儿子把钱取出来做报名费,门都没有。儿子总是开玩笑说这些钱是他今后做生意的第一桶金)。为了这个刚燃起的爱好,他可真是一掷万金。他在网上购买了飞控、罗盘、数传、图传、OSD、电流计、双模北斗导航GPS等。为了性价比,还有各种零部件的相互兼容与配对,一个零件要浏览十几个网站,脖子酸了眼睛发涨了,也丝毫不在意,他身边的笔记本记录得密密麻麻。比如:电机KV值的选择,它决定承载航拍设备的重量,以及电调的安培数值,同时也决定了电池的电压和C数。功率放大器的选择也很重要,它能控制飞行的高度。……那段时间家里快递不断。零零星星,大大小小,各种箱子堆满了他的房间。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永远不要怀疑孩子的学习能力!儿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地干,除了出来吃三餐饭,就很难见到他的人影。儿子的房间很小,又是靠西北边,不通风,空调也无法启动,吊扇不敢开,风力大了会吹散细屑零件。夏日炎炎,热气蒸腾,没几天功夫,他的颈脖上长满了痱子,背上出了疖子,汗水趟过痱子,流过疖子,都是火烧般的灼痛。冲个澡,扑上花露水,裂心裂肺痛过后,就不痛了,他继续在自己的世界里。儿子大学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整天与电路板、数电、模电打交道。无人机的组装是一个空白,他买了《玩转四轴飞行器》,下载了各种教程,在网上学习无人机所需的配件以及各种配件之间的配合,了解如何才能在升空的同时减少失控的概率。熬了二个星期,无人机终于组装成功。经过罗盘调试,以及飞机在三维空间上的感度系数,无人机终于能试飞了。

有梦总会圆,只要去努力。无人机呼啦啦呼啦啦从几米升到了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的天空,高得我仰着脖子也找不到。无人机绑着手机上天了,绑着手机上天只是为了能拍回想要的画面。无人机抖动得厉害,画面不清晰,而且手机固定着,无法去旋转,拍摄留下很多死角,想必问题就出于发射机、云台间。

儿子把汇给他的生活费都省下来,又买了360度无限制滑轨云台、锐鹰图传加增程、OSD视频叠加模块……无人机重新规划调试中。现在拍回的照片都是美美哒!

今年的夏天有大水,撑爆了沟沟塘塘,喂肥五江河流,也让鄱阳湖水盈盈得无了边际。儿子天天去拍鄱阳湖。儿子说鄱阳湖是母亲的湖,因为娘爱这个母亲湖,所以他也爱这个母亲湖。儿子说他要拍下鄱阳湖的晨曦与夕照,拍下鄱阳湖的明媚与阴霾,拍下鄱阳湖的变幻与缥缈,今后还要拍下鄱阳湖的盈亏与潮落。他要把鄱阳湖的美景拍来下,送给娘。让娘写着鄱阳湖,看着鄱阳湖,风光如画的鄱阳湖不会老,娘也就不会老。我不知道儿子是哪一天长大的,我却非常庆幸我的生命中有了他。

昨天,儿子突然说,他不拍鄱阳湖,也不拍乡村田野,更不去拍城市风光,他要拍妈妈。为何要拍妈妈?儿子说,卫星截图,全世界的风景都有。可再美的风景没有妈妈也是了无意义。有妈妈的风景才是最美的,有妈妈的风景才是独一无二的。我知道儿子说这些话绝对不是矫情,我一直是他生活的中心,他极不愿意离开我的视线。可是,亲爱的儿子,我能陪着你长大,见证你的精彩,可我终将老去,离开你的舞台,也终将在你的每一次精彩里缺失。可我曾经是你最美的风景,这就够了!

(仅以此文和图片记住生命中的他,只愿他能飞得更高更远!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愿意陪着儿子消耗掉也许无意义的时光,也许这无意义的时光中就是母子情缘的延续!)